精彩小说尽在苏州小说!

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›薛婧程隽驰

>

薛婧程隽驰

飞猪猪 著

小说推荐 程隽驰 薛婧 薛婧程隽驰

《薛婧程隽驰》这本书大家都在找,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,小说的主人公是薛婧程隽驰,讲述了​“刚才我一时糊涂,话说得太过了。咱们已经领证,还拜了堂,已经是正正经经的夫妻了。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,你睡在外头,传出去得多难听啊!”程隽驰垂下冷硬眼眸,鼻尖冷哼:“你还怕丢脸吗?早些时候你大吵大闹,就算有什么脸,也早就被你自己丢尽了!”薛婧自知之前太过分,要想他立刻原谅是不可能的。她压低嗓音:“丢了...

来源:黎怡叶   主角: 薛婧程隽驰   更新: 2022-12-09 22:22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主角是薛婧程隽驰的小说推荐小说《薛婧程隽驰》,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,作者“飞猪猪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薛婧的手往屋里指去,扬声喊:“你帮我把最大的那个行李箱拿下来,里头有两大袋喜糖!是我爸给咱们贺喜用的!”程隽驰的脚步顿住了半个小时后,陆陆续续有乡亲上门道贺讨喜糖吃薛婧大大方方喊人,左一句“大叔”,右一句“大婶”,不停掏喜糖送人村里人多数没出过远门,头一回吃到大城市来的喜糖,一个劲儿欢呼好吃程父和程母大大有面子,欢喜得笑不拢嘴,也暗自捏了一把汗幸好凌凌...

第2章 新婚夜

程隽驰自小在农村长大,八十年代初的乡里乡村民风没那么开化。
他以前忙读书种田,后来忙工作,又自小明白自己跟薛家有婚约,所以从没交往过女孩子,被她这么一抱,整个人瞬间僵住了!
他耳根微微红了,低喝“放开!
薛婧发现自己失态,连忙放开他,不过却仍不肯他出去。
不管怎么样,今晚不能让他睡柴房。
薛婧撇了撇嘴,软下语气来。
“刚才我一时糊涂,话说得太过了。
咱们已经领证,还拜了堂,已经是正正经经的夫妻了。
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,你睡在外头,传出去得多难听啊!
程隽驰垂下冷硬眼眸,鼻尖冷哼“你还怕丢脸吗?
早些时候你大吵大闹,就算有什么脸,也早就被你自己丢尽了!
薛婧自知之前太过分,要想他立刻原谅是不可能的。
她压低嗓音“丢了就不能努力捡回来吗?
我的脸已经丢了,难道你也想丢?
今晚你睡在外头,真正丢大脸的只会是你。
程隽驰微愣,嘴上不说,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。
整个程家村的人都知道他今天娶媳妇,而且娶的是帝都那边来的城里姑娘。
按照这边的新婚规矩,新人拜堂后就进屋洞房。
隔天一早亲戚朋友,乡里乡村就会来看新娘讨喜糖吃。
若是让眼尖儿的人发现他新婚夜睡柴房,指不定会传得整个村子都知道,那得多难听。
这个脸,他确实丢不起。
薛婧上辈子做了二三十年的公司女总,早就练就了一副观言察色的火眼金睛。
见他已经开始动摇,连忙给他一个台阶下。
“反正床那么大,你睡一边,我睡另一边。
程隽驰仍是很不屑,淡声“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婚,那就不要太多纠缠。
我睡那边木沙发就成。
她看不起自己,不想跟自己过,他会找机会跟她离婚。
毕竟相识一场,小时候又是街坊邻居,他不能跟她不清不楚,日后她寻到自己的幸福,也不会让对方瞧不起。
薛婧听罢,眼里掠过一抹黯淡,内心深处却难掩感动。
都道莫欺少年穷,她上辈子就是瞧不起他太穷又没远见,才会在表哥的蛊惑撺掇下逃离程家。
直到几十年后,她才知道这个男人有担当责任,最后甚至宽宏大量原谅她,照顾她直到病逝。
这个时候不比以后的花花世界,尤其是在农村地区,女子的清白仍被看得很重。
即便她主动开口,他仍是要跟自己划清界限,免得糟蹋她的清白,让她以后能顺利改嫁他人。
这个男人,沉稳内敛,心善又有担当,是真正的男子汉。
她打量收拾木沙发的男子,偷偷下了决心。
程隽驰,别想了,反正本姑娘这辈子就赖你了!
夜色暗沉,土胚房里唯一的吊灯亮着,昏黄不明。
一对新人各分房间两头,一人睡床,一人睡沙发。
薛婧之前坐车转车好几天,颠簸得厉害,洗漱后一沾枕头就睡着了。
木沙发上的程隽驰却有些辗转难眠,寻思着家里未来的生计,想着即将面临揭不开锅的糟糕情况,心里乱糟糟的。
这一次父亲病得很重,县城里的医生甚至下了病危通知书,幸好抢救及时,父亲总算捡回了命。
他上半年的工资已经花在医药费上,亲戚朋友但凡能借到钱的,老母亲都去借了,加上之前的,欠了足足一千多块。
这次成亲又借了一百块,八十八块做聘金,坐车去城里领了结婚证用了十块,其他实在凑不出来,只好厚着脸皮跟薛家岳丈商量。
幸好岳丈很通情达理,让他们把人娶走安顿好,其他都不打紧。
眼下家里一贫如洗,他得赶紧找点儿钱,给母亲做家用,这样他才能放心回县城工作。
这两天他得想办法把家里先安顿好……
夜很静,床上的女人传来均匀呼吸声,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她的感染,他不知不觉也睡着了。
……
隔天一大清早,外头便传来劈柴声。
程隽驰睁开眼睛,连忙起身穿衣,收拾木沙发,随后去大后方的厕所刷牙洗脸。
他走回来的时候,薛婧仍没醒。
程隽驰本不想搭理她,可想着一会儿亲戚乡亲们要来窜门看新娘,只好走到大床边。
“薛婧!
薛婧!
快起床!
床上的薛婧仍睡得迷迷糊糊的,听着他的嗓音,咕哝问“天不是还没亮吗?
程隽驰沉声“外头已经亮了,快起来!
一会儿有不少人来讨喜糖,你知道该怎么做吧?
薛婧总算清醒一些,腾地跳坐起来。
“怎么做啊?
她穿着单薄的睡衣,领口敞开,露出一大截雪白的脖子和肩膀,发丝有些凌乱,杏眼惺忪,樱唇嘟起,没了昨日的咄咄逼人和泼辣,多了一些娇憨和可爱。
程隽驰一时看愣了。

《薛婧程隽驰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